KASiwa

暱稱柏君,灣家妹子,繁體為主
BG主食
目前關注全職:橙all橙 張楚 杜柔 喻黃 鄒于 喻周喻

ANT!RAT!COCKROACH!

*本文為於台灣CWT43 Day2發放的無料內容

 

Rat in red.

 

紅色的身影從高樓上急速落下,無聲地落在另一棟樓的屋頂,維持著一定的速率,不疾不徐地前進著。這個夜晚算得上是平靜了,除了幾個年輕人急著尋找同伴消耗過剩的精力之外沒有發生什麼非法的事件。這對人們來說是好消息,地獄廚房的居民值得擁有更多這樣的夜晚。

Matthew Murdock 繼續沒有目標地奔跑,每當這時候他就產生一種錯覺,好像自己只是如同大多數的普通人一樣,在吃過晚餐後踏出公寓慢跑,吹吹夜間涼風--事實上地獄廚房的住民從沒享受過這種悠閒,除非身懷絕技(例如超感雷達和偽裝成盲杖的武器),否則這只是讓自己更容易成為搶匪和連續殺人犯的目標罷了。

往前兩個街口後,就是他常去的教堂了。Matthew輕快地跳下屋頂,擺出和石壁上刻出的惡魔雕像相同的姿勢,隱匿於同類之中。

 

地獄廚房的惡魔。

 

不得不說,他其實心裡有那麼一點喜歡這個稱呼。

 

打烊的麵包店散發出的餘香、試圖在百老匯闖出名號的演員自我練習時的呼吸聲、即使已經深夜仍想多載幾位客人的計程車司機失望地嘆息--溫度、濕度、聲音、氣味,他照看著他的城市,以犯罪的氣息維生。

第39街的轉角突然有了動靜。老式門鎖被硬生生敲開,手法粗魯但有效。三個人的腳步聲、隨著腎上腺素分泌而加速的心跳、因為緊張而更明顯的汗液味......Matthew失望地搖頭,用力向前一躍。往好處想,至少只是一樁小小的竊案,花不了十分鐘就可以解決了。

 

當他從未鎖上的窗戶跳進屋內時,房間裡肥壯的身軀正急著把眼前看到一切有價值的東西塞進後背包裏。

「放下,」惡魔注意到眼前的人連鼻頭上都還冒著痘,不過是十五歲出頭的青少年,「或放回去。」

痘痘臉男孩發出急促的喘息,隨手抓起東西就砸了過來,動靜吸引了另外兩個同樣歲數的同夥從走廊出現。Matthew嘆了口氣。

 

不過是三個加入幫派,急著向上頭貢獻稅金的青少年。他不需要用上太多力氣,讓能量繼續儲存在柔軟的肌肉裡。動作和當年的拳王重疊,讓寧靜回歸。

 

Ant is invisible. 

 

在鬧鐘響前一秒,Elektra Natchios猛地醒來。手機螢幕才剛亮起便被手指輕輕一滑,進入了待機模式。東西混血的臉上沒有不久前在飯店酒吧狂歡的痕跡,她面無表情地換上了方便活動的衣服,紮起了高馬尾。

 

這座城市對她而言不算陌生,從落地窗看出去可以看見整個地獄廚房的模樣,入夜之後各家各戶亮起的燈光此時已經熄滅了大半,剩下的光明之處反而往往是邪惡發生的所在,善惡錯置。Elektra一邊俯視夜景,一邊在腦內最後一次梳理著對這裡的印象。幾年前她曾在曼哈頓的上東城待過一陣,但出於某些原因,她的活動範圍大多是離不開地獄廚房的。

她轉身走至陽台,縱身一跳。

女人的身影快速消失。Elektra在幾個呼吸之間就已經跑過了兩條街,隱身在巷弄之間。她不像某個城市英雄一樣,有著非比尋常的感官能力,想避開惡魔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做為一個普通人在地上爬行。

 

右方街道的路燈底下聚集了四五個人,其中一半都穿著鮮豔的尼龍夾克,年紀不超過17歲。

「怎麼會弄到被抓的,不是說絕對沒問題嗎?」說話的人看起來他們之中年紀最大的,但也不超過20歲。

「是那個人……那個惡魔(Daredevil)突然出現,把我們全部擊暈,醒來之後就已經在警局了。」

 一陣靜默。Elektra只能聽見自己放緩的呼吸和青少年緊張跺腳的聲音。

「你們這群蠢貨!下一次我要看到錢,一分不少。」領頭的人最後說,「我才不管你們用什麼方式,就算被抓到也不會有人來保你們的。」

晚了一步,她撇了撇嘴。聽說了不少事,倒是想看看Matthew扮演正義使者的樣子。要完全不被發現可能有點困難,但要隱瞞自己的身分倒是簡單。

 

她甩了甩長髮準備離去,眼角餘光卻瞄到了另一個不速之客的到來。男人全身穿著黑色的服裝,身形雖然壯碩但臉色彷彿大病初癒一般難看。青少年集團突然躁動了起來,一個個試圖擺出最凶狠的姿勢和眼神。Elektra露出了同情的微笑。

 

男人背在肩上的袋子看起來十分的沉。

 

「喂!你他媽的是哪位?不想受傷的話最好快滾!」背後傳來男孩威嚇人的聲音,她方向一轉,避開亮晃晃的大街,進入了又臭又暗的小巷。

 

Everyone hates cockroach.

 

Frank Castle想起自己曾經親眼看見屠夫幫豬隻放血的畫面,那是以軍人身分被派駐到其他國家時發生的事了。

作為退役軍人最常被誤解的一點就是許多人以為他們對血的腥味完全麻痺,這種認知其實不盡然是正確的。當然在戰場上到處都是血腥,但以味道而言,腥味大多被硝煙掩蓋過去了。

 

深呼吸,揮拳,另一隻手拉起被害者的衣領。

 

「他們在哪?」手指關節上都是點點紅跡,男孩的鼻子斷了,鼻血滾滾流出。

Frank的兒子斷氣時的年紀比這些廢物都來得小,甚至來不及有機會學壞。當他從戰場上回來時曾覺得自己和這個國家的美好格格不入,他的孩子們......小女兒在遠處就已經看見了自己,一路哭叫著飛奔到自己的懷裡。

她們身上有清爽的香氣、紅潤的臉頰和、燦爛的髮絲。而Frank Castle只有混雜了血與土的硝煙氣。

「他們在哪!告訴我!你應該也不想嚐嚐9mm子彈的味道吧?」

不想就地開殺戒的話,青少年總是難應付一點。幸好這個還算識時務。

 

孩子出生的時候他考慮過搬家。搬到鄉下去,紐約太複雜了。可是要怎麼搬呢?妻子反對,朋友們也說他太杞人憂天,加上他的任務總是來的快又突然,沒幾年後又有了第二個孩子,事情就這樣延宕了下來。

回家後周遭的人都告訴他,不用擔心,曼哈頓來了個無名英雄,照看著大家。那是地獄廚房的惡魔、戴面罩的男人、紅衣英雄……彈火打中他的家人時,沒有人出現。

「放心吧Frank,你已經回家了,不用再打仗了。」

 

他問清楚了位置,重新背起背包。他只需要這些:一把M16、一把自動手槍、幾個彈匣和兩把小刀。今晚又一個幫派集團將消失在地獄廚房的地圖上,他會把他們全部殺害,傷致半死,用生鏽的鐵鉤高高掛起,讓鮮血流淌整地。殺掉全世界的人都改變不了現實,但總比什麼都沒做好……吧?明天將會死於這些人之手的人,在今晚將得到赦免。

他會從現在開始重新習慣腥臭味。

 

It’s not the hell. It’s HELL’S KICHEN.

 

Josh Kelly扶著牆,上一餐吃的東西幾乎吐得乾淨,嘴裡的味道又酸又臭,大概下一餐也不用煩惱吃什麼的問題。

「菜鳥。」搭檔Ted抽了抽鼻子笑他,自己的臉色也極其難看。「你這樣要什麼時候才能升上警官啊?」

「……你自己不也一樣嗎。」

 

這輩子從來沒有看過這麼令人倒胃口的畫面,屠宰場的氣味本就夠令人不舒服了,加上視覺上的衝擊,讓幾個剛畢業沒多久的小菜鳥一時忍不住崩潰,同屆之中還待在現場的也只剩下Josh一個。他用制服擦了一下嘴,也顧不及衛不衛生了。

 

「你們是為了替補空出來的職缺而招進來的。」他想起第一天報到時前輩說的話。「你懂這是什麼意思嗎?」

他點頭。他也是這個城市裡長大的,自然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小時候住在附近一個打拳擊的叔叔意外死亡,成為街頭巷尾茶餘飯後的主題,他才知道原來自己生活在什麼樣的世界。成為警察後第一個有機會參與的案件是個幫派街頭火拚的事件,沒想到細節被上頭壓了下來,像是在提醒他這條路沒有所謂退路可選。

地獄廚房的警力和醫院的血庫永遠告急,這期招滿了空缺,不算受不了而離職、調職的,明年也得再補充差不多數目的新血。與之相反,市民的意外與死亡率高居不下。

 

「第十一具。」還能出力的警員把屍體從掛鉤上撤下來,皮膚上的刺青和傷痕相雜,用肉眼難以辨識出身分。他們是殺人兇手、販毒者、強姦犯、受害者。生前以兄弟朋友相稱,將死之前血液在地上匯成一攤,倒是具有諷刺現實一般的詩意。

「有人可以過來嗎?這裡還有一個!」

「……我來!」Josh甩甩頭打起精神,在昏暗的燈光下向裡面走去。

「天啊,到底要多神智不清才會幹下這種事!」

「很難講啊,搞不好其實這傢伙特別理智。把人當豬肉掛可不輕鬆。」

 

義警,又是義警。這些人還真是陰魂不散。之前來了個把人打到殘廢的惡魔,現在又出現了這個肉乾愛好者。警察之中這麼嘮叨的人也不在少數。

「Josh,你是當地人吧?你怎麼說?」

「什麼怎麼說……你以為自己是歐普拉嗎?」他翻了個白眼。與此同時,Ted拍了拍一個同樣是菜鳥但已經到外頭呼吸一輪新鮮空氣回來的女警肩膀,用刻意裝出的開朗聲音安慰後輩。

 

「歡迎來到地獄廚房!」

 

Free talk.

 

大家好,這裡是場前三天還在翻資料、查劇情、核對記憶的柏君。

 

開始寫之前最好奇的是Hell's Kitchen這個地名到底怎麼來的,維基上記載了幾個說法,不論可信度的話我最喜歡兩個警察對話的那個版本,總覺得跟Daredevil這部戲的氛圍很搭啊XD

 

因為是Hell’s Kitchen的關係,就忍不住想把三種噁心的動物當成主題(Gordon Ramsay:……)。原本一開始只計畫要寫Frank一個人的,最後也變成了和Matt、Elektra均分。最後一段原本想給Karen,但是時間來不及去複習劇裡的細節,怕會出包只好放棄。

這篇小短篇主要是想寫出三個人對於犯罪的不同心態,Matt的宗教信仰讓她看到犯罪發生就無法置之不理,但是有時候會不夠全面,某方面來說就是中二;Elektra是不關自己的事也不怎麼有趣的話就會視而不見,如果和在乎的人相關則會義不容辭,但是和脫離普通人的價值觀脫節所以滿雷的www;Frank就是帶著仇恨衝衝衝砍砍砍殺殺殺,原則上不會隨便殃及無辜……嗯,原則上。

在查資料的時候發現好像2018之前不會有新一季的計畫,只好期待之後的The Defenders和Punisher個人影集了(有吧!有這東西吧!),其實覺得S2整體而言可以再更精緻一點的,當然礙於集數不能增加太多細節。同樣的,我其實也很想再好好地寫其他角色,但是因為我太懶了而且太晚開工來不及(幹!

 

呃……脫稿的現實太不真實,我不知道要說什麼了。總之Daredevil很好看,Matt撩妹神人、Elektra正到把我掰彎、Frank鐵漢柔情是312的菜(應該啦)、Karen也很可愛雖然我沒寫到她、Foggy請好好對待有求必應湖中女神Marci、Claire其實是天使轉世吧我愛你啦嗚嗚嗚~

 

最後謝謝阿悠幫我挑錯字還定時查詢進度,另外就是把我拐來之後一直嘴砲的312跟這次收容我讓我有椅子坐的ㄑㄑ,沒有她們就沒有這個水溝動物無料,謝謝她們~

 

                                                                                                20160811        柏君


评论
热度(3)
©KASiw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