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iwa

暱稱柏君,灣家妹子,繁體為主
BG主食
目前關注全職:橙all橙 張楚 杜柔 喻黃 鄒于 喻周喻

【喻周喻】事事休 試閱四

※ 收錄在CWT42《事事休》中的片段

※ 非原作向設定

※ 台灣印調走這邊



喻文州提著早餐回來時看到的就是這副景象。周澤楷端坐在沙發前,右手支撐著頸子,整顆頭歪向一邊。也許是因為這姿勢實在太詭異太不方便了,嘴角甚至還殘留一點點的牙膏沫。

他一下就猜到了發生什麼事,忍不住大笑。周澤楷朝他投射過來譴責的眼光,喻文州把塑膠袋放在桌上,開始在電視櫃的抽屜裡翻找。

「我只買了一點東西,先墊墊胃吧。晚點去吃午餐,再聯絡鎖匠去你家開鎖。」

喻文州終於翻出了一小瓶不知道是藥酒還是精油的東西,笑眼彎彎的叫周澤楷坐到自己前面的地上。那東西的味道竟不難聞,有著淡淡的草木香氣和一種形容不出的味。喻文州的指尖很涼,四季皆然,周澤楷的頸子酸痛的地方有點發熱,喻文州手指覆上來的時候忍不住縮了一下。

「乖點。」他的肩膀被強行扳正,過程中不免又拉到傷著的部位,周澤楷痛的倒吸氣,可喻文州只是左手伸出去勾起桌上的塑膠袋晃到周澤楷眼前,「快吃,轉移一下注意力吧。」

包子不大,還有點余溫。周澤楷食不知味,偶爾還要往前躲避喻文州的手勁表達抗議,但等他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脖子的酸痛感的確是減輕了不少,也只得乖乖的任後面那人捏揉。

 

他被按的昏昏欲睡,幾個星期前連綿不斷的雨勢最近終於短暫的放晴,氣象預報說卻說再過兩天還有另一波雨雲南下。現在的天氣正舒服,他很久沒有在這個時間閑下來過了。假日的時候如果沒有其他安排,他會一覺睡到午餐時間的末尾,迷迷糊糊地去社區口隨便買點東西;如果是平日,這時候大概在一張一張的圖紙和一頁一頁的計算中掙扎。

 

喻文州家裡的窗簾是淺淺的鐵藍色,他大概猜得出這是出於什麼樣的選擇,耐髒。他想起自己家裡的窗簾是深灰色的,忍不住有點好笑。明明是再正常不過的小事,全市這麼多棟房子,至少有一伴的人家裡也有同樣色系的選擇,但是單獨把喻文州和周澤楷拉出來過度解讀就是感覺不一樣。好像整座城市裡只有他們倆是用這顏色的,也許是只有他們不約而同地為客廳中的大窗裝上了窗簾,又或者這座城市除了他們便再無其他人、其他事。

 

周澤楷懷疑那個用來按摩用的液體一定含有酒精,或是迷幻藥,總之就是會讓人失去理智、胡思亂想的東西。 


评论
热度(4)
©KASiw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