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iwa

暱稱柏君,灣家妹子,繁體為主
BG主食
目前關注全職:橙all橙 張楚 杜柔 喻黃 鄒于 喻周喻

【喻周喻】事事休 試閱二

※ 收錄在CWT42《事事休》中的片段

※ 非原作向設定

※ 台灣印調走這邊



那人在兩系聯合聚餐時遲到了,沉甸甸的包裏還裝滿了設計草圖和大約是模型一類的東西,坐進大三那區時立刻就被拉著灌了一杯。大概許多事情都是這樣因地而異的,以酒謝罪在這時做起來帶著一股成熟式的瀟灑。幾年後周澤楷回國,在飯局上喝得話都講不清,半夜抱著馬桶乾嘔時還會想起喻文州那時有點無奈的表情和疲憊的眉角、仰頭舉杯的頸部線條,掩不住青春時的飛揚。
因地而異,但無論是二十歲的周系草還是三十歲的周組長,都能因為這個畫面而感受到喉嚨裡的熱辣。一杯啤酒,喝的是你,醉的是他。
事實上他們都是有克制的人,算得上是在場那麼多人裡最清醒的了。不哭不鬧,不唱歌不脫衣,末了還站得住把學長學弟塞進一輛輛的出租車。周澤楷記得自己見到同年級一個男的在車後座吐了一片後甚至不忘多塞了兩張紙鈔給司機。

續攤的往左,回家的向右。他在走上岔路的幾分鐘後看到了坐在路邊長椅、頭靠著路燈的喻文州。就像是,嗯……就像整個世界都陷入黑暗,只有那一米見方的的角落是光亮的一樣。

周澤楷想自己應該是被喻文州拉著走的,或許對方隨手塞了顆糖給自己,或是又用那種和和氣氣的笑容哄騙著自己走了;也有可能是在酒精的催化下他什麼都不在乎的求人帶著他走。

不必太在意細節。
畢竟這是個惡俗的三流故事。


等他踏入那套公寓時僅剩的理智已經不知道被丟到哪個角落去,迷糊之中有人引著他走,好不容易才找回了節奏,快感卻是一陣一陣,喧囂又急促的上湧。像一根落入海裡的針,渺小而微不足道的周澤楷,被浪潮淹沒、下沉。深夜的陌生房間,覺得這一切都距離真實太過遙遠。途中曾有一次,大約是大腦終於忍不住因為缺氧而發出的抗議訊號,一個激靈就像從深海中猛地被推回岸上,胸口痛的只能大口喘氣。注意到他異狀的喻文州有點乾啞地笑了。
「沒事的。」他說。手指和聲音緩緩落下,有點催眠。

那天稍晚,當時針早已跨越了十二點的界線,當周澤楷終於從所發生的事中拉緩了腦袋沉淪的速度時,身邊的人早就睡去。不知道是誰在外面放了一炮煙花。神經病。聖誕節呢,放什麼煙花?

兩個人的呼吸漸漸又趨於統一。

煙花呢,怎麼想都太猖狂了,有些事情還是應該被小心的收在心底,例如那些可以漸漸培養的默契。比起大肆的昭告天下,或許只對對方說的一聲「聖誕快樂」更加適合他們。

评论
热度(4)
©KASiw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