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iwa

暱稱柏君,灣家妹子,繁體為主
BG主食
目前關注全職:橙all橙 張楚 杜柔 喻黃 鄒于 喻周喻

【喻周喻】事事休 試閱一

※ 收錄在CWT42《事事休》中的片段

※ 非原作向設定

※ 台灣印調走這邊



春節的時候喻文州就回了南方,那個城市周澤楷從沒去過,只能靠自己想像。
冷酷的、虛假的、懶散的、不負責任的,然而表面上卻還是溫溫柔柔、一派春風──餵養出這種難搞個性的人的地方想必也不是太好生活,必然是鋼筋水泥、都市叢林,人人見面話只講三分、笑意不過五分,就算握手抖抖不小心掉出利刃也能笑笑的說「不好意思」、「不會不會」然後接過去。花花腸子,終有一天會打成死結。

周澤楷把自己對於喻文州老家的想像說了,惹得當事人一陣大笑,笑完之後才緩過氣說,「差不多是這樣,不過這邊的人講話都講廣東話的喔,還有英文......俗人才講普通話,所以不會說什麼『不好意思』的。」
「……說謊不打草稿。」
「嗯,對啊。」

周澤楷在心裡將廣州人打上厚臉皮的標籤。

周澤楷的老家其實離學校不遠,雖然幾十年前兩地被劃入的同一個行政區,但當地人還是習慣區分開來稱呼。你們那邊和我們這裡,周母好幾次通電話的時候都如此說。「那邊」是即將發達的新城市;「這邊」卻是歷史悠遠的古城鎮,一條支流貫穿東西,傍著的山既不高聳也不陡峭,沒什麼整理過自然也不會有觀光客。
初一的時候幾個姪子姪女跑來串門,一口一個「澤楷哥哥」叫得開心。堂哥經過時笑著說,不該叫哥哥,要叫叔叔。結果惹得幾個小朋友臉紅的不得了。
大一點的領了紅包就跑去小商店買煙火和仙女棒互相追逐著,周澤楷拿著打火機站在旁邊負責點火,包裝上印的都是不認識的卡通人物。他記得小時候這些東西都沒這麼精緻,炮是炮,煙火是煙火,還有一種放了之後會直直往天空衝的,沒什麼效果但飛天之際會發出好大的聲響,像電視裡大俠的劍,破空而凌厲的吟嘯著。那種東西他們玩了一陣子之後就沒了樂趣,不知道是誰先想到的,拿跟空心的粗棍或水管,把響炮塞緊了後點燃,便是最陽春的反坦克炮。

當然,不能對著人,得到那座不高不陡的山上去,滿坑滿谷的樹都是現成的假想敵。

受了這玩具的啟發後,小周澤楷自己做了簡單的改良。用山里扎人的矮植物代替響炮,炮管嘛就改成原子筆桿。在同伴之間這種簡易的手槍大受好評,他也當了一段時間的孩子王,直到被大人發現後一頓痛罵為止。

「沒想到你也有這種歷史啊。」喻文州的聲音透過電子設備傳來,有些失真。槍王,他用開玩笑的語氣這麼叫周澤楷,哼哼兩聲表示對這心血來潮取的稱號十分滿意。

周澤楷說,行政區改劃以前,那座山的官方名字就叫「南山」,是他們縣裡最南邊的山。
「現在已經改名字了。」
「是嗎?叫什麼?」
「……不知道。」他想了想,地理課上學得的知識和名詞早已消失在時間中,又補了句解釋,「我們還是習慣叫南山。」

周澤楷家鄉的人,都比較戀舊的。

评论
热度(8)
©KASiw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