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iwa

暱稱柏君,灣家妹子,繁體為主
BG主食
目前關注全職:橙all橙 張楚 杜柔 喻黃 鄒于 喻周喻

【鄒于】七月八日,天氣晴

*給我家小遠的生日禮物

*取材來自生活的藥局PARO

八月,大晴。

自動門在藥師先生準備清點管制藥品存量的時候打開了,熱氣從門口館進室內,給空調增加了不少負擔。

「你好,需要幫忙嗎?」客人先生一副口罩遮住了半張臉,熱死人的天裡還穿著運動外套。這種裝扮如果在晚上走進來馬上就是逼人報警的概念。

「我需要……感冒藥……咳!」

客人先生的聲音沙啞,每說一個句子都要經歷一段沉默的過程,看來是真的很不舒服。發炎了吧,藥師先生想,夏季感冒總是格外難受。他從架子上拿下幾盒不同包裝的感冒膠囊。

「有發燒症狀的話建議這種的比較有效。」

「謝謝。」

客人先生付完錢就離開了,走前在門口又一番猛咳,室內體感溫度立刻又上升了幾度。

 

九月,涼風。

藥局裡除了藥品和健康食品之外也擺了不少日用品,客人先生在感冒好了之後又來過兩次。一次是家裡洗衣精用完了,一次是兩天後洗衣精製造商被爆出使用非法原料只好來辦退貨的。

「還好你用的量還不算多啊。」

「是啊。」客人先生笑笑,換了一罐新的。「之前用的牌子也找不到,第一次試這個牌子……好險啊。」

「真是幸運。」藥師先生說,把只用了一次的洗衣精丟到小倉庫裡已經快被裝滿的紙箱,準備過一陣子一起退貨。

 

十月,毛毛雨。

客人先生在下班時間走進藥局,襯衫上有一點一點被雨淋過的痕跡。藥師先生正在幫一位老太太包藥,結束後才看見在角落等著結帳的客人先生。

「下雨了嗎?」藥師先生有點驚訝,「沒注意到呢。」

「下了一點,撐不撐傘都有點麻煩呢。」

「這樣啊。喉糖的話另外那個牌子的比較不辣喔。」

「沒關係,」客人先生苦笑著說,指著自己的頸處「每天面對那群學生我喉嚨都快廢了。」

天氣開始轉涼了,是不是該多進一些喉嚨保養的藥呢?

「多喝點溫水吧。」藥師先生下了個結論,同時目送著客人先生離開。

 

十一月,下了一個月的小雨。

客人先生一整個月都沒出現。

 

十二月,小雪。

「好久不見。」藥師先生把門口的盆栽移到室內時對客人先生打了招呼,「原來你住附近啊。」

「嗯,街尾那個小區就是了。」

 

一月,雪停後的陰天。

客人先生養了一隻英國鬥牛犬。

「你養的?」藥師先生看著狗,「長得好……逗趣。」

「上禮拜在學校後門撿到的。很醜吧?」客人先生選了兩罐消除肌肉痠痛的噴霧,「剛去獸醫那回來呢,毛病一大堆。」

這種狗好像都這樣,中看不中養。但是客人先生懷裡抱著的這隻連中看都沒有就是了。

「就什麼名字啊?」

「花花。」

「……」

客人先生嘴吧雖然嫌棄花花,但是對於一些細節還是很關心的,這點從手上大包小包的寵物用品就看得出來。花花的骨頭受了傷暫時不能站太久,於是好幾天都能看到客人先生下班後抱著狗在附近晃來晃去。

真是隻幸福的鬥牛犬。

 

二月,晴,但很冷。

客人先生老家在外地,學校寒假一放就走了。除夕那天藥師先生關了門,一個人回家。一路上手機響個不停,都是朋友間的祝賀語。

他有點想聽花花的叫聲了。

 

三月,微涼。

客人先生終於回來了,還迷上了新的運動,買了台腳踏車天天騎著上下班。

「從這裡到學校多遠啊,不累嗎?」

「就當運動健身啊。」客人先生笑著說,「我還在計畫五一周的時候要去旅遊呢。」

藥師先生拿了紙袋把痠痛噴霧和消炎藥裝起來。順手裝了一袋可以隨身攜帶的餅乾進去。

「騎車容易餓,這個請你吃吧。」

客人先生突然發現藥師先生笑的時候眼睛會彎成半圓形的。

 

四月,回暖。

散步的路線固定了之後每天不是花花用衝的衝到藥局門口,過了五分鐘後才見到客人先生慢慢地走過來;就是看到客人先生幽幽地騎著車經過,一隻小型犬在後面追著。

畫面真和諧,藥師先生真是也越來越想養隻狗了。

當然,這種和諧只維持到了他把盆栽又一道外頭之後。那天晚上他不過就消失了三分鐘去個廁所,出來就見那盆從大學時期仔細照顧至今的景觀植物被一隻小鬥牛犬連根拔起。

「阿花!」客人先生騎著腳踏車過來看到一片狼藉,想阻止卻為時已晚了。

「……」

藥師先生走過去抱起得意洋洋的小犬,面無表情地交給主人。

「抱、抱歉啊藥師,牠……」

「沒關係,算了吧。」藥師先生嘆了口氣,看了滿地的土和植物殘骸。「我原本也想養隻小東西的,看看還是算了吧。」

苦笑。

 

五月,悶。

客人先生騎車時為了多在路上嬉鬧的小朋友而跌倒拉傷了腿,原本說好五一要去的旅行只得作罷。

「加壓帶、噴霧、消炎藥……」藥師先生一邊數著一邊把東西一一裝袋。「你家裡沒有清潔傷口用的消毒水吧?」

「沒有吧。」客人先生也不確定,藥師先生點點頭,轉身又拿了兩瓶丟進袋裡。

客人先生笑笑,說總覺得多了一個保健助理。

「Hi, I’m Baymax.」

藥師先生把袋子遞過去,淡淡地開了個小玩笑。

 

六月,太熱了點。

藥師先生又吹起了冷氣,學校裡的學生卻還在水深火熱之中,連帶的客人先生也是忙得暈頭轉向。

花花自從弄壞了藥師先生的盆栽後被好好地罵了一頓,整整一個禮拜都垂頭喪氣著。藥師現生見了實在心有不忍,最後提議每天早上客人先生上班時就把狗寄放在藥局,晚上下班後再接回去,怎樣都比悶在家裡好。

於是原本就常打照面的兩人更是幾乎天天碰頭了。

「我朋友去旅遊,帶了些東西回來,你拿一點過去吧?」有天晚上藥師先生這麼說,「我記得你喜歡喝綠茶的吧?」

「先放你這吧。我明天帶點學生家長送的點心來,不會很甜,你應該會喜歡的。」客人先生牽著花花走了。

 

七月……

 

睽違一年,唐昊終於跑回來了。

「玩得開心嗎?」鄒遠笑笑地倒茶,眼睛倒是沒怎麼離開電腦螢幕上。

「唔,還行吧。」剛放完一個長假的唐先生很是舒服地拉出了張椅子坐下,指了指放一旁的包裹。「禮物。生日快樂。」

「沒誠意。」鄒遠搖了搖頭,「送我東西還不如早點回來啊唐老闆。把店丟給我自己玩得很開心嗎,嗯?」

「這不好嗎?」唐昊說,「否則你哪有機會遇到你那老師?如何?」

「……」

就說了沒戲。唐昊翻了個白眼。

「你結論也下太快了。」鄒遠一挑眉,「我不但知道他是老師,還知道他住哪、在哪上班、吃哪種口味的喉糖、用哪牌的洗衣精、家裡常備的藥有哪些……他狗現在還在我手上呢。」

唐昊一時間竟不知是該幫好友拍拍手以資鼓勵,還是該報警舉報這癡漢的行徑了。

 

「喔,所以他到底姓啥名什?」

「于老師。名字不知道。」

「……行,你加油。」

 

鄒遠餵了花花又整理了一下貨架,時間還早。他覺得唐昊的話也有幾分道理,總是「于老師、于老師」的教室有些距離感。算算時間再一個月就剛好距離客人先生踏進這家藥局整整一年了,或許是時候讓他們的關係更進一點點。于老師的名字叫什麼呢?一定是個帥氣又俐落、像他本人一樣的名字吧。鄒遠滑開手機看了一下氣象,滿意地笑了。

 

嗯,天氣正好。

fin.

總算是趕上了,心疼一下最後五分鐘手速堪比葉某人的我

給小遠的生賀,昨天才想起來的我今天還得在店裡幫忙,抽出時間一點一點地寫......太刺激了姊姊的心臟有點不太好,不用說也知道這篇一定是慘不忍睹(說好只寫段子的啊!!!!!

希望他能早日拿下鋒哥,最強的幸運S,生日快樂!

评论(3)
热度(24)
©KASiw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