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iwa

暱稱柏君,灣家妹子,繁體為主
BG主食
目前關注全職:橙all橙 張楚 杜柔 喻黃 鄒于 喻周喻

【鄒于】運氣的守恆定理


*CP為全職高手鄒遠x于鋒,雖然鋒哥後半才出現

*現代架空,大概是寫他們第一次見面的始末

*有傻有白沒有甜

從這個角度想要看見窗外的樣子實在很有難度,但是就算不用親眼看見也無所謂,天氣狀況之糟從機艙內的氣氛就能窺知一二。即將降落時機身又是一陣不穩的晃動。左手邊的女人臉色蒼白;右手邊的壯漢穿著西裝,表情看似鎮定但抓著安全帶的手卻抖個不停。

不會真的栽在這了吧?鄒遠調了調安全帶的鬆緊,身體用力地向後一靠,閉上眼睛,忍不住地心想。當機長宣布安全降落後才從座位前方傳來女孩哭泣的聲音,也有人立刻掏出手機,對著電話另一頭或哭或笑地報平安。

他默默地拿起隨身攜帶的後背包,心裡感嘆原來自己還沒衰到最底。

鄒遠的好運氣是生活圈中人人皆知的。不是那種天降一大筆遺產或者突然有白富美對他一見鍾情的那種,比較像是生活的小趣味,偶爾買個彩券、抽個獎都還能小小的賺一筆那樣。聽說他小時候走在路上曾經被一老伯直指眉間,斬釘截鐵地說這娃大事難成,但吉人天相,自有福星庇佑。

可惜好景不長。

原本就職的公司倒閉的毫無徵兆,一段勉強維持了三年的感情又在此時結束。兩人本來就走到有種山窮水盡的膠著裡了,對未來都心知肚明,可是約他出來談分手的女友卻在聽到失業一事後又動搖了,大概是怕這時候離開會被說閒話還是怎麼,咬著吸管什麼都不說。他想靠這種同情心拖下去也只是在延遲破局,大家都鬧得難看。只好自己開口放彼此一條生路。

至於走在路上被從天而降的鳥大便砸到、電腦突然死機、剛出家門便被自行車撞倒這種零碎事也就不用多說了。從診所出來的時候,陪著一起來的張佳樂看不下去了。

「你要不考慮一下去旅行一趟散個心,轉換一下氣場也好。」

「......有用嗎?」走路還一拐一拐的鄒遠十分懷疑。別的不說,眼前這位就是和自己絕對相反的人,以倒楣出了名的公司前輩。

張佳樂失業前不久接了個幫忙設計網站的案子,是一個專門居中安排旅行事宜的組織。有點像旅行社,但又不負責安排行程。住宿、嚮導、包車,據說比起安排更樣式幫從事相關行業的小商家牽線的感覺。總而言之,對鄒遠而言是種奇妙的行業。

當然可以想像中間又是經過了幾番波折。首先原本請對方安排的是杭州,但是聽說聯繫時電視正在介紹羊城美食......於是張佳樂一恍惚就把後輩賣到南方去了。

接著是負責和鄒遠聯繫的男人大概是做推銷出身的,話多到有點可怕。在QQ上訊息一下就佔滿了屏幕不說,還不斷建議他放棄酒店。

「反正你在那邊的屋子不也空著嗎?我剛好知道有個傢伙那段時間也得去昆明辦點事,不如你兩乾脆來個換屋怎麼樣?不用擔心那人我認識,小學弟呢,肯定把你屋子整理好好的、維持得乾乾淨淨的!住的地方你也不用擔心,他那人不難相處就是有點潔癖,自己沒時間整理就雇了大嬸一星期撥個三天來整理,你就提著皮箱安心地來、輕鬆地玩啊!而且啊我就住你隔壁呢這樣有什麼事也不怕找不到人負責啊是不是很方便是不是啊?」

鄒遠看到最後一句嚇得差點就拒絕了。

如果真有福星的話,大概這幾天雲層太厚保佑不到人了吧。唯一比較順利的大概就是真的敲好了換屋這件事,只是出發前來了個秋颱,昆明下了點雨但沒受太大的影響,反倒是廣州那邊的狀況好像不太妙。登機前看看天氣動態......說不擔心真是騙人的。

下了飛機他還有點恍惚,不只是因為剛才的「劫後逃生」,更因為四周都是廣東話像子彈一樣連發。咻咻咻,他覺得自己身體轉眼間就被開了好幾個洞。直到坐車到那個社區的路上他還都沒完全從這種衝擊中醒過來,司機問他颱風中坐飛機的感想都被隨口帶過了,一路上不斷思考這城市裡的人火氣未免太大了些。

車子在大雨滂沱中前進的飛快,他從司機不甚清楚的普通話裡聽出來他是想趕快結束這一趟後下班回家去。也許是疲憊或者其他什麼東西,鄒遠覺得全身都沒了力氣,懶得開口。車子一片靜默,有點令人窒息。目的地還沒到呢,這已經再思考打道回府了。

窗上的雨珠向後掠過去了,水痕交錯,一條劃過一條。

負責人黃先生之前說已經交代司機目的地了,到了以後屋主會先跟他交換鑰匙再坐車到機場。打開手機一看一條訊息在他人還在空中時發了過來,幾百字的大意是天候太差,飛機果然停飛了。颱風過去前可能要麻煩鄒遠和那個叫于鋒的屋主擠一擠,如果不願意的話也可以再幫他安排酒店。

車子在公寓的門口停下,裏頭一個男人早就等在門口。他看過屋子的照片,也想過屋主是什麼樣子。從室內擺設有條有理的樣子來看鄒遠覺得應該是個有點神經質的人,此時他也有點好奇地探頭,可惜隔著被打濕的窗戶實在看不真切,只見那人撐著傘走到司機窗邊,用廣東話吼了幾句。車窗搖下的那瞬間雨聲就蓋過了一切,鄒遠只覺得他們這樣還能交流也是挺厲害的。

那人和司機說完話後又走到後座窗前,用手指扣了兩下車窗。前排的司機放下窗戶,此時鄒遠才看見他的樣子。俐落的短髮,有點黑的膚色,和他想像中不太一樣、看起來有點銳氣的五官。

司機先生不知道什麼時候開的音響,樂聲斷斷續續地穿過雨聲傳入,漸漸地就蓋過那些濕冷的空氣,讓人感到一陣暖意,差點就不自覺地跟著哼起,輕快地。登登噹啦,噹啦噹。他覺得自己之後一定要去把這首不知名的歌找出來重複撥放。

「不好意思啊,你是鄒遠吧?」于鋒笑起的方式也和鄒遠想的不一樣,當然他原本想的是什麼樣子自己也不確定,也許更冷漠吧?無論如何肯定沒這麼好看,臉部的線條、眼裡有點內斂的笑意和──鄒遠注意到他靠近鬢角那處一顆不明顯的小黑痣──總之一切組合起來雖不至於有多英俊帥氣,但卻是恰如其分的剛好。「歡迎來到廣州。」

聲音也一樣有點沙啞,不是那種富有磁性的好聽聲音。但是誰在乎?

鄒遠原本還猶豫著的,當下立刻做了決定。就幾天而已,擠一擠有什麼關係?算不了什麼大事!

他們各撐一把傘,當然強風暴雨之中其實沒有多大的用處,也就剩下頭部那一小塊的皮膚還沒全濕而已。「抱歉啊,這兩天你可能要委屈一點了。天氣太差飛機都停飛……估計要等颱風過後了。」于鋒說完還略略停頓了一下,「我知道這跟說好的不一樣,介意的話我送你去酒店?」

行事穩重、語氣溫和。

唉,颱風先生確定只停兩天嗎?可以多留十天半月體驗一下廣州風情美食啊!

「不用了。」鄒遠露出二十分誠懇的表情,「我沒關係,這樣挺好的。」于鋒看著他的眼神有些奇怪,接著大概是把那句挺好的當成帶有諷刺和個人特色的玩笑話,聳聳肩說「是啊,也真夠倒楣的了。」

話才剛說完而已就來一陣狂風,唰的一聲兩把雨傘骨架斷的斷,沒斷的命亦不久矣。大雨落下的強度打的人都痛了,水流進眼睛裡在流出來,看起來像是在哭泣一般。你哭我也哭,既然一方露出苦笑了那麼另一方只好報以更燦爛的笑意。

鄒遠眼看著于鋒身上濕透了的襯衫,上前拍拍他的肩膀。喔,原來他的體溫還有些偏低?還是自己正處於一個太過溫暖的狀態?

「我看我們還是先進屋去吧,于大哥?」鄒遠彎著眼睛說。

「好吧,呃,小鄒。」

嗯,不是叫小遠雖然意料之內但果然還是有點可惜。算了,這點細節他還耗得起。

鄒遠踏進屋子裡聽于鋒介紹浴室的位置時忍不住心想幼時那位老伯,不,半仙說的當真不假。他這一生或許真的大事難成了,但是果然福人天像、吉星庇佑。原來之前那些鳥事的發生也不過是累積起來,為了一次好運的爆發罷了。

「客房在那邊我已經整理過了,不過是上一任屋主留下來的尺寸好像有點小......沒關係,你之後要去我那間也無所謂。然後廚房在這裡。」

拿在手上的毛巾不一會就吸了水氣而濕透,另一隻手握著的馬克杯則是暖身用的溫開水,白霧緩緩地飄出杯口向上爬升,他繼續看著于鋒在屋子裡走來走去介紹,便也有些理所當然的放鬆。

…...總之,大約可總結為運氣的守恆定理。

===========

吶喊了很久的鄒于終於出現了,實在是十分之感動

在寫的過程中一直覺得小遠很失控啊,拉都拉不回來,放著讓他自己跑想說大不了再花幾天修修算了,結果越來越誇張,我如果是鋒哥......嗯,真不知道該逃跑還是被可愛哭,哪種反應比較好呢

鋒哥如果有讀心能力看到第一次見面的人內心都是這種想法應該會逃吧(然後小遠就是我的了><

因為是跟312交換的,字數上還欠一篇,希望之後可以快點寫出來,然後就可以坐等樓平了

是說她的鄒于真是超級甜啊,早上為了上第一堂課爬起來,到教室後又看了一次結果真的心情都變好了,就是這樣子的甜喔!!!

评论(4)
热度(13)
©KASiw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