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iwa

暱稱柏君,灣家妹子,繁體為主
BG主食
目前關注全職:橙all橙 張楚 杜柔 喻黃 鄒于 喻周喻

【喻黃】迴圈04(完)

友情提示:

*0102 、03,終於結束了這爽感真是......

*退役&分手設定

*這OOC如潮水,如潮水般將我向你推~~~

*私設有、原創角

*再次強調我對喻總是真愛!!!

*如果有人看完也不覺得是BE請告訴我拜託TAT

*剛剛陷入了整個帳戶的錢都不一定換得到一雙Rag&Bone的心塞感之中,不知道文洲大大平常喜歡什麼牌子的衣服呢?


【黃少天】


        等待已久的相逢來的意料之外,一點都不讓人做心理準備的。黃少天覺得全世界都該立法規定和舊情人見面這種事必須事前通知、預約時間。至於多久......大約一輩子到永遠不要這中間的範圍就還不錯。


        喻文州站在距離他一公尺遠的地方,笑容溫和的一如既往。他老了。這個念頭出現的如此突兀,又過了幾秒才意識到自己這句評論的主角是誰。臉上增添了幾絲細紋,頭髮也更為稀疏。這樣不好,黃少天想,畢竟對方本來就已是超越同齡的存在了。

        其實是他們太久沒有見面了才覺得這痕跡突然,仔細想想是正常的,分開時還是即將奔三的青年,現在挨著指頭數都快四十了,剩下五、四、三.......呃,這就別提了吧。黃少天看喻文州覺得不習慣,誰知道喻文州看黃少天又是什麼感覺?想到這裡差點舉起手來撥弄頭髮什麼的,還好在最後一秒煞了車。又不是小孩子了,難道還要來一下臉紅心跳含情脈脈相對卻無語凝噎嗎。


        成熟點啊!

        出息點啊!

        內心跑過一層又一層的彈幕,嘴上卻是老套的從好久不見開始。反正他自帶技能,起了個頭就能滔滔不絕地接下。雖然台詞裡從沒有一句是專為這種場合準備的,可是喻文州看起來也不太在意。

        是挺久的。

        是啊,我算算.......六、七年,七年多了吧?

        八年。

        喔對,我比你早一年退役來著。黃少天恍然,退役後還能在電視上看到他參加那些記者會啊、比賽啊之類的,沒什麼實感。


        旁邊紛紛鬧鬧的聲音填補了一對一答之間尷尬的靜默,至少黃少天是覺得尷尬的。他有點想問喻文州怎麼會來這裡,想想還是先說說自己回國的事邏輯上好像比較順一些。中國的遊戲分公司和聯盟合作要試辦二代榮耀的競賽,順利的話再逐步擴大規模,未來可能取代他們熟悉的一代職業競技賽,黃少天調到中國公司的申請很快就被批准了。第二代的硬體有些改變,趁著剛回國還沒什麼事就來視察一下賽場的布置。其實這些東西他也不懂,做顧問時的工作主要還是在實際操作後給出的建議。就當是散心而已。

        喻文州靜靜的聽著也不打斷,黃少天突然覺得自己剛剛那些胡思亂想還滿無聊的。畢竟事情都過去這麼久了,各人有各人苦衷又不是不能理解。他想說這樣挺好的,又覺得沒必要,你不說我不說,大家心知肚明的這點默契是成年人之間該有的更何況是他們。

        有人跑來找喻總監,他手一揮說行了你去吧。之後有空再聯絡,手機沒變還是以前那一隻。心裡想嘖嘖,自己表現得不錯,灑脫著呢。

        一開始試辦地點還是選在北京,黃少天雖然來了不少次但也沒多熟悉,何況這麼多年連呼吸的空氣都變得極其陌生。他晃了晃又回去酒店,電梯門一開就看到後輩蹲在他房門口身邊還大包小包的行李,一頭金髮遠遠的就看見了讓人想不注意也難。原本有些輕鬆的心情又立刻跌至谷底。

        你來做啥?口氣不是太好,冷戰還沒結束,這傢伙現在是敵營大將。

        我也申請來中國了,可是沒有訂房間沒地方住。後輩愣愣地看著他笑。你收留我一下吧,黃。

        誰他媽要收留你?滾滾滾!去路上晃晃搞不好會有流浪動物管理保護協會的人來收走啊!反正你長的那麼像那個啥,拉不拉多還黃金獵犬的。他一邊說手上一邊掏鑰匙開門。才推出了一絲縫兒後輩就眼明手快的把行李通通往裡頭扔。

        …...靠。

        嘿嘿。

        戰爭和平落幕。

        當飯店的床墊柔軟的接住他們時,黃少天想起最後一次吻喻文州時的情況、第一次讓後輩進入公寓時的日子、第六賽季一起舉起的獎盃上正副隊親的位置一模一樣、蘇黎世的雨天和世界賽的冠軍、國內第二個冠軍緊接著是他的退役記者會、到了紐約後那冬日的一杯熱咖啡......


        他把後輩身上最後一件短T脫去。這樣挺好的,真的。


【喻文州】


        重新理理思緒,其實癥結點不過如此。他只需要一通電話,然後就可以問心無愧的去找方荃。可是他不知道一通電話之後問心無愧是有了,自己還會不會去找方荃。

        和預料中一樣的見到黃少天,結果什麼話都還來不及談。現在想想自己似乎表現的有點蠢,說的不多。也許是在國外待久了,黃少天說話的腔調有些和記憶中不一樣,語速倒是一樣快。其他的呢?瘦了?胖了?好像都有。剛見面的三十秒他還有些不敢喊出對方的名字,可是也沒等到自己開口下一秒看見他的黃少天就先扯出了一個笑容。喔,是他沒錯。莫名的放下心中一塊石頭,岩石中的超巨型那種。頭髮恢復成黑色的男人瞬間拾起一切少年的特徵,在喻文州眼裡就像是從記憶中直接邁著大步走入現實,敲敲門,叩叩叩。下一秒開口會是抱怨食堂阿姨裝給他的秋葵料理還是技術部又給夜雨聲煩調整了哪項裝備?而自己又會怎麼回答,用什麼詞句和語氣才能讓對方繼續存留在這種若即若離的關係之中不遠去?

        其實一切都無必要。叩叩叩,回到現實之中。

        他突然發現原來改變了的和可笑的都是自己,自始至終。

        喻文州感覺得出來兩人間還是有那麼一點不自然的,但是談到二代榮耀之後黃少天似乎因為是熟悉的領域而更加放鬆、兩眼放光、語氣高昂。那時候他想的是訓練營中被自己認定了是未來搭檔的少年,還有去年每天籌備個人展忙得昏天暗地的方畫家。兩個人影再次重疊,沒完沒了。

        被叫走的時候多多少少有些鬆了口氣。

        於是事情再度繞回原點。黃少天說他手機號沒變,可自己是打還是不打?他翻著備忘錄想不知道最近有沒有什麼事件可以當藉口的,轉個念頭又自道,哪需要啊?老朋友回國了,一頓飯洗洗塵再自然不過了吧?把其他人都叫上,幾個藍雨選手撇開去了國外的大多都在廣州。北京現在還有誰?王杰希?葉修?蘇沐橙不知道回國了沒有,上次聯絡好像有提到人在南美。

        黃少天的電話在手機通訊紀錄裡沒有,正常的,紀錄裡那隻是美國的號碼。他又翻出了從前用的那本備忘錄,他對現代電子產品其實有點不順手,系統更新後連備份都不會。自從有次被黑了之後就習慣不把資料存太多在機上,還是手抄的可靠。方荃總是笑他才多大歲數就像個老年人一樣。

        這厚厚的本子是他兩、三年前才寫完的,上頭密密麻麻的一堆紀錄,有他退役前最後想到的戰術布置、沒有印象的人名、不認識的號碼、方荃隨手拿來加上的小插圖。在前幾頁的角落裡是他的字跡寫著少天,後頭跟著一串被塗掉的字。當時是想寫什麼了?他把那一頁舉起來透著燈卻還是看不懂。算了,總之目的是達到了,那一句被塗黑的話旁邊還有串數字。他站起來倒杯水,北京的市郊就他買的這位置最安靜。當初沒想太多,就是覺得靜點好,後來搬進來了才發現一個人住也像空屋似的。那時候偶爾會想,如果追去美國把黃少天追回來會不會就不一樣了?可是最終還是沒有行動,他不是這種人,想想而已就當自己開自己玩笑。

        喔,方荃也是靜不下來的。就算什麼不說還是能讓空間充滿她的氣息。現在喻文州知道了,那叫生活的氣息。兩個人才是生活,一個人那只是活著。也不是說不好,但畢竟是不一樣。

        電話撥通了後一段時間都沒人來接,喻文州按下免持跨坐在桌上默數著。一、二、三......十下、十五下。Hello?心開始下沉。不是黃少天的聲音。

        Hello?喂?你好?

        呃,請問這是黃先生的電話吧?

        喔,你等一下。男人說完這句後便不再說話,傳來一陣慌亂的聲音,碰一聲好像有什麼東西被打開了,水聲立刻充滿整間屋子。你他媽在幹嘛?黃少天的聲音突然傳出,有些不真切的距離感。電話?誰?啊不管誰叫他等等再撥,呃不對,跟他說我晚點再打回去。好了好了你快滾快滾快滾把門關起來我要冷死了!又是碰的一下,水聲消失。不認識的男人又開口帶著點歉意和外國腔。不好意思,黃有點忙。

        沒關係我聽見了。喻文州說,有點想笑。你......幫我跟他說一聲,就講最後一次冠軍,我們還沒去回收場......是我爽約了。

        男人似乎對這指令充滿疑惑,愣了下後才呆呆地答了聲喔,接著一陣靜默。良久才又接起來。

        黃說,沒關係,他原諒你了。

        是嗎?喻文州更想笑了,嘴角都忍不住彎起。謝謝你,再見。

        沒等對方回覆就逕自掛了電話,這種失禮的行為他還真不常做。他把手機丟到一邊,往後面空蕩蕩的桌子一躺,兩條腿留在外面晃啊晃。心裡有點空空的,也像是終於了卻一樁煩惱的滿足。眾所皆知喻文州一向是早熟的而穩重的。反過來說他從某的時期開始便沒什麼長進也沒錯。一個人往前走啊走,像是在登高似的,不知不覺中為了減輕負重靜一路丟下了這麼多。例如自己放走的黃少天,例如抓不住的方荃,還有那個毫無理由就堅信自己可以和那個陽光少年走下去的喻文州。

        這些人都去哪了啊,他笑著想。等等要做什麼好?也許會打電話給方荃,也許會去某家酒吧隨便找個看起來最順眼的男男女女過夜,也許什麼都不做就在這桌上躺一晚。反正一個人就只是活著,吸氣、吐氣、吸氣、吐氣、氧氣、二氧化碳、氧氣......重複重複再重複。

        天都這麼暗了他還沒開燈,自己一個在空蕩蕩的屋子裡。隨手拿起遙控器一一的按下電源開關。電視、空調、大燈小燈玄關燈廚房燈樓梯燈。末了再一一關上。不斷的重複這個迴圈,自己都沒意識到的時候已經被套牢在其中。整棟屋子就這一樣一閃一閃的,啪嚓!啪嚓!啪嚓!

        原來這一區的晚上真是如此寂靜。



END

评论(2)
热度(3)
©KASiw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