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iwa

暱稱柏君,灣家妹子,繁體為主
BG主食
目前關注全職:橙all橙 張楚 杜柔 喻黃 鄒于 喻周喻

【喻黃】迴圈03.

友情提示:

*0102 我知道怎麼插入啦!!!(轉圈

*退役&分手設定

*文件夾中有一萬頭名為OOC的野獸奔騰而過

*我覺得不是BE也沒有很虐

*但是聽說全世界唯一覺得不是BE的也只有我(心塞

*虐不虐同理

*私設有、原創角

*和家人一起去買衣服的時候看到一件好適合喻總的大衣,瞬間有種想買下來送給他當生日禮物的衝動......

*還好夠窮沒有當神經病的資本

*明天更新就是回憶殺的結束了(aka準備被追殺的開始

*有點長分四部分釋出,可直接訂閱TAG



【黃少天】

        結束--說起來輕鬆俐落實際上卻花了整整半年的時間。黃少天不是傻子,喻文州的後退他感覺得出來,知道對方是在給自己台階下他都選擇性的不懂了卻還是莫名的光火。

        他不是張新杰,算不出最後的結局有幾分之幾要扣在自己頭上。他也不是韓文清、孫哲平,沒有向前直衝轟轟烈烈的氣勢或拿得起放得下的胸懷。他是黃少天,看得到抓得到機會,不放棄也不放手的黃少天。

        第七賽季和他們不上不下的關係都了結於同一天。廣州的夏天來的太早,住在隔壁抬頭不見低頭見,就算旁人看不出異狀總是有一口氣憋在心裏不舒服,他行李一收招呼一打就往杭州去了。

        杭州,那就是嘉世的場。嘉世那年的成績也是難看,連季後賽都沒進去。路上聽到有人談起這件事,大批大批的粉絲還包圍著俱樂部要戰隊隊長出來給個交代呢。他沒有搭飛機而是選擇火車,一路晃啊晃的直到出了站都還覺得地板是軟的,左左右右搖啊搖。在人超洶湧中蘇沐橙眼尖倒是一下就找到他了,臉色蒼白的黃少天難得沒有一開口就一串廢話,你等等啊蘇妹子,讓我緩一緩先.......

        蘇沐橙顯然覺得有趣,故意在這時候找他說話。怎麼啦一個人來?文州呢?

        黃少天忍下湧上喉嚨的胃酸和吐意立刻反擊,一個人怎麼了不能一個人嗎?你不也一個人?老葉呢葉秋呢?

        畢竟是同期的朋友,口頭之爭是三兩下就戰成了平手。兩人大略的猜到了怎麼回事便也不再去提它。

        雖然因為比賽的關係也來過不少次了,但真真切切的遊玩卻還是頭一遭。他們不方便到人潮多的地方也好在蘇沐橙是本地人,那些觀光景點以外的風光到是知道的不少。直到天色漸暗後他們才在西湖的一角停下,黃少天靠著湖畔的欄杆讓思緒漫無目的的掠過,想到什麼就說什麼倒也挺放鬆的,反正蘇沐橙大約也沒在聽。這種狀況下他倒是想起了一個好奇許久的問題,喝口水潤喉,轉向旁邊的美女扯出笑。那啥,蘇妹子,我就問問而已你別想太多啊。你和老葉現在到底是什麼關係啊?

        蘇沐橙斜眼看他,也不說話。

        不是你想嘛,你們兩個出雙入對的賽場上默契大家也都看得出來,可是又沒人知道怎麼回事。我也沒要求的很詳細啊就說說現在是什麼情況而已,你至少證實一下那緋聞之類的是真是假嗎是不是?

        話還沒說完對方倒是笑了,場上默契?喔,原來是來打探敵情的啊!

        去去去什麼打探敵情啊還需要打探嗎!你們那點小心思小曖昧早就被我們隊長看穿了好不好!

        那你回頭問你們隊長去啊問我幹嘛?

        黃少天翻了個白眼心道,這種事我如果問得出口還要問你嗎?真問了又要扯出一堆東西。靠!偏偏情境相似的只有嘉世,怎麼煙雨的副隊不爭點氣啊快快拿下楚雲秀我也不必跑來這受氣!

        他忘了蘇沐橙是跟在葉秋身邊的人,雖不至於像嘉世隊長那樣可以舌戰眾神,但要堵住他也是足夠了的。

        晚上的行程糊里糊塗就過去了,大抵上就是吃吃吃!喝喝喝!充當駝夫和拿包小弟陪聯盟女神買買買!隔天一早蘇沐橙拉了明顯沒睡飽的葉秋跑來酒店,一起吃完飯後才送黃少天上火車,接著又是一路顛簸到廣州。趁著上車前蘇沐橙打發葉秋去買東西,一邊拉著黃少天小聲的說話。你昨天不問我和他什麼關係嗎?怎麼不猜猜啊?

        你找錯人了吧?算命卜卦紫薇看相這事你要找王杰希啊,他改天老了退役後的去向就是開間大眼命館專問前世今生批流年牽姻緣防小人不準不用錢啊。

        你等等啊再講一次,我錄下來給王杰希當生日禮物。

        咳,不是我怕他啊我跟你講我真的一點都沒在怕的,可是你看我車都要開了所以到底要幹嘛快點講清楚。

        沒什麼啊。蘇沐橙笑著扳過黃少天身子,伸手一推就把人推上了車。就是覺得,反正他在那裡我就在哪裡,是什麼關係很重要嗎?

        黃少天心裏想著這句話,一次又一次。背包裡有蘇沐橙塞給他的暈車藥,平時這都是喻文州幫他準備的,可是這次旅行竟什麼也沒有表示。出發前他也多多少少有些賭氣的裝作不知道這件事直接走了,當然最後是苦了自己。回程可就不敢再這麼搞,乖乖的配著水吞下。昏昏沉沉的,好幾個念頭過去了都抓不住。

        來杭州原本是想要一個肯定,從黃金搭檔的口中肯定感情和戰隊成績沒有直接相關,結果該問的沒問到反而是多了個疑惑。回到宿舍後看見房間還是一樣的亂,完全維持著出發前的模樣,冰冰冷冷冷冷清清。他打開衣櫃果不其然的看見原本幾件屬於喻文州的衣服已經在短短兩天內消失,想好好收拾一下又覺得懶,衣服也沒換的直接躺上床鋪。這麼安靜的房間讓他覺得怪不習慣的,想想還是摸出手機上了QQ發訊息。

        我回來了,知道你和老葉一定非擔心本劍聖的安危吧哈哈哈哈哈!

        啊對了,順便跟你說啊。你那問題我想過了,別說我沒提醒你啊老葉那傢伙真的特沒下限的,蘇妹子你不好好說清楚等等就被吃乾淨了怎麼辦我是為你著想啊!所以啊我覺得什麼關係還是很重要的!

        真的!特別特別重要!

【喻文州】

        十三賽季常規賽開始前迎來了一波晚颱。風雨之狂讓聯盟甚至一度考慮要延期第一場藍雨對上興欣的比賽,畢竟藍雨主場的體育場是露天的,若是為了比賽而發生意外就真的得不償失了。比賽當天一大早喻文州就被一陣陣吵雜的聲音給弄醒了,看看時間也才剛天亮沒多久而已,正思考著到底是怎麼回事房門就被拍響。隊長隊長!快起來啊黃少和小盧又發瘋了!

        喻文州當下心想他可以當作什麼都不知道的躺回去嗎?

        拍門的是鄭軒,喊話的是李遠,哀號的人太多了族繁不及備載。走廊盡頭的交誼廳就見兩個成年人大呼小叫又跳又笑的,旁邊還圍了一群人表情各異,有的苦笑有的則是在發飆的邊緣。大大的窗戶被推開,多日不見的陽光肆意的闖入室內。昨天晚上睡的沉竟沒注意到雨已經停了。隊長、隊長!盧瀚文最先看到他,跌跌撞撞的衝過來,都是18歲的人了還是像當初第一次參觀俱樂部時的興奮。攝取的那些營養只吸收到身高方面而已。放晴啦!放晴啦!不用延期啦!不遠處的黃少天立刻舉起雙手發出歡呼。更慘,不但沒長還退化了,行為舉止看起來像是8歲而不是28歲。

        喻文州看到徐景熙用口型說了一句瘋子,又見幾個人臉上的睡意早已消失索性手一揮,就地解散,放兩人去玩了。

        那個時間食堂都還沒開,喻文州捧著資料和筆記作最後一次的準備,吃飯時總算盡興了放過眾人的雙劍客才出現在他的對面。嘿嘿,我跟你說啊隊長,我剛奪命連環扣硬是把王杰希那傢伙給叫醒了。黃少天一臉得意。

        一大早的你吵王隊做什麼?

        嘖,說了你們又不信,我真覺得這傢伙有點玄乎。上次不是說過那看相的事嗎?十分裡也真給他說中了八九成啊。不過也真是的,都多晚了還賴在床上,身為一隊之長他就不覺得羞愧嗎?

        少天。

        咳,我的意思是,按王半仙所言,今天的太陽是個吉兆啊!吉兆!轉頭便和盧瀚文開始一搭一唱,笑的都咧出了小虎牙。

        十個月後喻文州再想起這件事,有點慶幸這次和他們一爭冠亞的隊伍不是微草,否則等下上場看到王杰希那臉他怕自己也會矜持不住的笑出來。

        決賽最後一場,輪迴主場。他不是多愁善感的人,卻也不禁感慨了一把。在榮耀這個舞台上,他和黃少天也都已經是老將了。六年的時間眨個眼就過去,中間經歷的多少次強殺、交換、撤退、進攻,自己都講不出來。六年,每一次衝擊冠軍卻失利的賽季都是對他的質問。放棄的太多、拋下的太多、傷害的太多,上一次來到這最後一戰,手都碰到了獎盃,他想終於可以在帶著大家站上領獎台,把全世界的燭光都結合起來獻給藍雨,獻給黃少天。

        可是沒有。第八賽季的最後一場甚至來不及讓夜雨聲煩出現在大家的視線中就匆匆結束。

        再然後,于鋒轉會。他和黃少天花了一個月的時間每天去訓練營裡報到,出道前訓練都沒這麼準時,最後拉起了盧瀚文。他沒有那麼多時間像微草對高英傑一樣去慢慢的帶領當時還不滿15歲的少年,反而無比殘忍的直接將小劍客丟到賽場去,用血淚瞭解現實。花了一整個賽季去磨合新隊伍,實際上藍雨表現得比預期中要好多了,卻在都要看見盡頭那到閃光時停止前進。

        再接著,第十賽季惜敗於興欣。

        十一賽季,他們只能在台下看著打敗自己的霸圖和宿敵微草決一生死。

        十二賽季,止於四強,而擊敗他們的是輪迴!又是輪迴!

        總決賽第一場世輪迴主場,他們索性在上海多停留了幾天。酒店裡的氣氛有些沉悶,黃少天有個姐姐是在德國學電影的,聽說了比賽失利就列了張影片清單給他們說是排解心情。喻文州幾乎天天把自己關在房裡不知道要做什麼竟也不知不覺地看完了。賽季結束後飛往廣州的機上,喻文州拿著平板盯著一槍穿雲最後的爆發片段不斷的重複。那操作那手速自己一輩子都不可能擁有,再多的戰術模略策畫都改變不了這點。黃少天坐在旁邊半睡半醒把手直接伸過來覆在螢幕上。看什麼呢隊長,之後有的是時間絕對讓你看到想吐,哪有人像你這樣自己找虐受的。

        他依言收起平板,想了想後突然冒出一句話,我覺得我都快被虐成張佳樂了。

        黃少天眼睛張也不張一下的調整姿勢。誰不是呢?

        為了勝利,聯盟裡沒有哪對搭檔比他們更犧牲的了,可是也沒有一對搭檔會比他們少一點點渴望。喻文州聽話的閉上眼睛,夢中出現幾天前看的一部老電影,白髮蒼蒼的老人一手執劍一手法杖,莫不是冰雨和滅神的詛咒?他瞪著自己,目光如炬在火海之中大喊到此為止!You shall not pass!猛然驚醒,一身冷汗之間第一個浮現出的念頭,喔,原來榮耀之神是男神不是女神啊?回頭可再跟葉修說一聲。又恍惚的睡去了。

        機艙裡只剩下空調運轉的微弱聲音,剛哭過一頓的盧瀚文坐在後頭,呼吸間還有些鼻音,幾個老將每年都這麼來來去去,也就剩下幾滴眼淚了。坐在更後面的有隨隊經理和輪替選手,其中有槍淋彈雨和索克薩爾的接班人,也有像刺客和戰法這些對藍雨粉而言較為陌生的職業。

        簡而言之,都是一群為了冠軍而拚命的人。

        十三賽季的十二月初,盧瀚文的生日剛過。曾經他們都擁有的最肆無忌憚的光陰輪到了這十九歲的少年來揮霍,壽星私下跟他說隊長隊長,我最後一個不能說出來的願望是什麼你來猜猜看?喻文州笑說你如果真的許跟我想的一樣就太笨了,許了一個絕對會實現的願望浪費額度。

        生日會結束後喻文州按照習慣查房卻發現自己隔壁的那間寢室是空著。循著走廊一路往前,訓練室的燈光全暗,只有角落那台電腦的螢幕閃著光看了實在刺眼。他站在門口遠遠的看黃少天完成一個又一個的訓練程式--輕鬆達到目標,卻距離完美甚遠。

        結束後喻文州一語不發的走到旁邊拉椅子坐下,抓過對方的手就開始做手操。拇指、食指、中指;指尖、指節、指腹。一套操還沒結束,黃少天突然笑著說,隊長,你知道我是不吃回頭草的吧?喻文州也笑了,你身上我不知道的事還真沒有多少吧?

        到此為止。他們心中明瞭一切,喻文州知道自己是讓他等太久了,就算對象是全聯盟最有耐心的黃少天也一樣。時間前進的太過迅速,總有人得先離開這個循環。

        還好他還來得及在最後一次將冠軍獎盃交給對方。

        黃少天的退役對榮耀圈無疑是記震撼彈。許多人都覺得他還不到退出的時候,就算是隊友也未必察覺得出他的改變。只有喻文州知道,選在這時候代表的是什麼樣的驕傲和堅持。黃少天最後還是沒打算留一點挽回的空間給自己,也不給外界看到妖刀劍聖狀態快速下降的機會,他就這樣離開了廣州,然後離開了中國。

        隔年,第十四賽季結束,喻文州退役。他拒絕了俱樂部的邀請,進入聯盟,北遷到北京。新人新事新地點,眨眼後又是經年。



TBC

评论
©KASiw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