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iwa

暱稱柏君,灣家妹子,繁體為主
BG主食
目前關注全職:橙all橙 張楚 杜柔 喻黃 鄒于 喻周喻

【喻黃】迴圈01

友情提示:

*退役&分手設定

*不要低估了人類OOC的能力,My喻是風一般的男子,抓都抓不住(痛哭

*我覺得不是BE,我覺得

*......但是也可能是BE

*虐?

*私設有、原創角

*我真的是喻粉啊真的!!!別說眼睛了全身上下都如此的真誠!!!文洲大大生日快樂!!!

*有點長分四部分釋出,可直接訂閱TAG


【黃少天】


        黃少天是這樣子的人,冬天的鬧鐘響起前就明明已經清醒了還是要賴在床上,欺騙自己現在的醒不是醒,再過個五秒一定又能返回夢境。假如那天不必早起那麼這一騙就是一刻一時一早上。

        一年的開端剛好是假日,他的房間裡還殘留著昨晚的歡愉氣。手機被丟在雙人床的哪個角落花了他一點時間才找出來,中國在幾個小時前就開始迎接元旦了,現在手機裡的訊息大多是那時留下的祝福。布魯克林的早晨一貫寒冷,看到那些文字和相片讓他了不禁有點懷念起廣州相較之下的溫暖。他花了點時間在回覆那些訊息,退役之後的手速自然下滑的嚴重,好在現在的工作依舊脫離不了鍵盤,要打出黃氏千言書顯然還是綽綽有餘。接著在那一堆的密密麻麻的私訊、轉發、艾特之中找到了那封短信。簡簡單單的四個字,寫做新年快樂,念法和發信人名字都叫喻文州。

        算算他們已經六、七年不見了。當年蹦跳著被魏琛拐動,拿起背包說走就走的時候絕對沒想到未來還會有感慨這種事的一天。
退役時的年紀放在哪個圈子都還是翩翩少年--至少差不了多少,可那時所規劃的未來裡卻已經不包含彼此的存在了。黃少天身為被甩的那方實在沒少幹過丟臉的事,之後還能繼續待在同個隊伍裡、打世界邀請賽、拿了第二個國內冠軍,都不知道該說喻文州太冷酷還是自己太死要面子。要說毫無芥蒂似乎也不對,那年夏天離開廣州、進了大學基本也沒聯絡,更別提腦袋一熱直接機票一訂往美國飛之後了。QQ上私聊的窗口從某個時期開始就乾淨的可以嚇倒一票人,或許喻文州也沒像表現出來的那麼無所謂,而這是自己唯一可以拿來安慰自己的點了。


        黃少天記得退役後第一次接到喻文州訊息的日子,是榮耀第二代試營的那天,他接到了簡短的恭喜祝福。紐約陰雨綿綿,身為顧問團的一員他在遊戲公司嚴陣以待了一整天,好不容易確認一切運作正常才發現沒帶傘出門。車子還沒攔到就被路旁飛車駛經的水窪濺了一身濕,索性徒步走回住所。

        他在半途上聽見手機傳出來的提示音,雨勢漸大,黃少天站在路旁盯著那簡短的一行字看了又看試圖從中找出一點點的個人感情,未果。就像還在藍雨俱樂部時那樣。他總是想從對方的一舉一動、一眼神一表情解讀出額外的涵義,一開始是有種期待的,到後來反倒是出於實際的考量。他不願兩人間私下的尷尬被第三者察覺,所以與其說是觀察不如說是監視,準備一露出破綻就立刻補起。這早已是一種習慣了,延續至今只能說是惡習。即使這次意識到了後痛定思痛內心開起一人檢討大會,但幾個月後再遇到一樣的情況還是會忍不住把自己帶入到那個小小的圈子裏頭,繞啊繞不出去。

        稍微算了一下,如果養成一個習慣需要重複做那件事21次,那戒掉一個習慣至少也要差不多的時間。元旦、春節、生日和聖誕,一年四次的話預計要五年才能根治。劍聖的頭髮早已染回黑色,而這個療程目前進度約一半卻依舊成效不彰,或許是該請醫生下個重帖了。他記得剛開始的時候自己會用最簡短的方式回應那人的每個消息,試圖假裝這不過是他設置的自動回覆之類的,後來才發現這純粹是欲蓋彌彰。對方沒對此表示什麼,好像自己本來就是如此寡言,這種態度又讓黃少天懷疑喻文州的居心不良。

        難搞,戀愛中的女人難搞,失戀的男人也難搞,失戀被甩而且面對前男友的男人更難搞。

        他起床撿起四周的凌亂衣衫,順便把明明比自己早起卻還在客廳抱著電視不放的帥哥後輩掃出門。黃少天帶人回來過夜可從來沒答應讓人留到早上的,從西雅圖來的金髮帥哥對此已經習以為常。即使是嚴冬仍一天到晚怕別人不知道自己有在健身似的穿著短袖T露出臂膀。有什麼用?反正都是彎的,那些小女生再動心對你也沒差!就會賣肉調戲妹子!黃少天對此表示深深的鄙視之情。

        你媽的逼!帥哥後輩用奇異腔調的中文反駁,這還是從黃少天身上學來的自己其實不太理解。但是每次提出意見又被反駁的時候就會得到這句話,久而久之也學起來了。

        靠靠靠你知道這什麼意思嗎你?不懂還亂用,小心出去被人活活揍死。笑?還笑?你笑個屁啊你!不要以為你帥我就會屈服啊,我告訴你你那張臉對我來講根本沒什麼殺傷力!滾滾滾,哪邊涼快哪邊去。

        帥哥後輩愣愣地聽黃少天大飆語速,最後傻笑著表示沒聽懂。好極了,黃少天一邊把後輩踢下床一邊想,虎落平陽被犬欺,現在連罵個人都還得考慮語言障礙了。語言障礙!這東西發生在自己身上說出去準被人笑死。

        後輩踏出門前還故意轉過身用手指點點自己臉頰,得到公寓主人白眼一枚。想想後改成在嘴唇上點兩下,看著黃少天一個勁的笑。他冷掃了對方一眼,將口中那口溫水吞下後採取了跨國界的交流方式。迅速的豎起兩根中指。關門。


        回想起後輩出現黃少天生活中的時間點巧妙的讓人咋舌。好久不見的蘇沐橙突然敲了他的聊天窗,什麼都不說就甩了張照片。明顯是偷拍的照片看背景大概是某個酒會之類的場合,畫面中央的喻文州穿著襯衫和西裝外套卻沒有繫領帶。這種打扮黃少天是第一次見,從前沒什麼機會穿到正裝,難得穿一次那一定是正式到不行,更多的時候是整齊的隊服打發,但是這些都沒有喻文州身邊的那個女人來的陌生。黃少天死盯著這張照片數秒,唯一能找出的熟悉感卻是那一男一女之間曖昧的氣氛--媽的!

        他還來不及討伐蘇沐橙的居心不良,當時剛進來沒幾天的後輩就跑到桌旁擺了杯咖啡。黃,你在看什麼?一頭微捲的金髮讓人聯想到某種犬類,總是充滿笑意的眼睛是淺淺的藍,黃少天第一次正眼看他時發現那有點像是遊戲中揮動冰雨時產生的殘影的顏色。通常代表著夜雨聲煩又為藍雨前進的道路再下了一城,締造了又一個精彩的賽點。多數的時候是代表著出擊與勝利的顏色。

        第一次背起背包走一條瀟灑路,他在訓練營遇見了喻文州和這人的奇葩手速,從此糾糾葛葛十餘年。

        第二次抓起行李看一道蕭瑟景,帥哥後輩推開辦公室的門在冬天分送咖啡,而且知道他的要微溫加奶兩包糖。

        沒什麼,一個朋友的近照而已。黃少天咬咬牙,心想臥槽這不會是種暗示吧?將照片視窗關上後露出與平時並無二致的笑容。


        他不知道這段關係有多少成分是建立在供需法則的基礎之上的,也不知道能維持多久。想想都覺得自己像是買到了來路不明的可疑食品,製造商標寫的不明不白的。唯一的優點大概是吃起來美味爽口不油膩,偶爾還能看到內包裝用紅字寫著「再來一份」云云。

        聳聳肩,只能說誰叫黃少天是廣州人,美食當前再可疑也只好恭敬不如從命。


        手機螢幕裡的訊息還是那麼簡短而雲淡風輕,黃少天心想這是開張不利的預兆,決定裝死一次,反正喻文州也不會因為自己少回了這訊息而發生什麼事,死不了就好。

【喻文州】

        現在叫喻文州回想當初第一次見到黃少天的情景已經有些困難了,他倒是記得去訓練營報到的那天是個特別悶熱的日子。當時還在思考是因為緊張還是報到處的人聚集的太多,後來才聽說原來那天整個俱樂部的空調剛好壞了,沒回家的戰隊選手通通搬去最通風的房裡搶Boss,把最不散熱的那間留給他們。

        職業圈傳奇搭檔的起點竟是空調故障,說出去要讓多少寫同人的女粉絲崩潰啊?基於同樣的理由喻文州也一直沒說過其實訓練營的日子沒大家想的那麼甜,劍與詛咒的少年期還是個與言語霸凌有關的故事。但是有件事卻是被說中了,早在確定出道前他就知道自己未來路上的夥伴會是黃少天,一點也不讓質疑的。

        青春的定義該怎麼下誰也不知道,但能確定的是那種神采飛揚卻是只屬於當下的。多少人說起自己最無根據的自信都是來自於那段時光,就姑且稱為狂妄吧,沒走過那麼一次未免浪費。再過幾年他們就會知道,同樣的道理套在失敗上也是適用的,唯一不同的是後者多少參雜了自我安慰的意義。
16歲的他們是非凡的、不老的、無敵的。一切特權都在手上,還有什麼事不能做的?連法律在他們面前都得讓讓,否則哪來的少年法?

        也不知道這是好是壞。

        電競這圈子的組成年齡層偏低,雖然現在重視選手們的保養不少人都能打到十年以上了,但也不乏像盧漢文那樣13、4歲就出道的,偶爾回去一趟看到的新面孔一張比一張稚嫩。黃金一代之後的選手感觸還沒那麼深,像魏琛這種經歷過草創期的現在在興欣訓練營帶孩子帶久了都快感嘆出心病了。還好一冠在手也不算太過殘念。

        一句話總結吧,喻文州覺得這圈子就是這樣,成長得早成熟得晚。不信?去職業選手群看紀錄,幼稚的讓人不忍目睹。

        連贏魏琛事件不久前他和黃少天之間有些劍拔弩張的氣氛終於來到頂點。其他營生知道兩人的關係不用想也知道是靠在黃少天那邊,想著反正這吊車尾的遲早會離開,某個營生當時忘了犯個什麼錯誤竟誣賴到喻文州身上。雖然事後證明了真相但訓練營裡的氣氛還是因此僵硬了好幾天。那人還是黃少天的死黨之一呢,勾肩搭背、沆瀣一氣的那種。

        隔個週末就到魏琛下來營里視察的那天了。結束後一群人圍在喻文州旁邊吵著要和他打一局,勝率先不提,輪到黃少天時原本喧鬧的場合卻突然冷場了,幾個人面面相覷不知該如何反應。黃少天也是直到坐下才想到這不對啊!吊車尾本是死對頭才對,怎麼一下子突然變成自己在旁邊排隊求戰了?而且喻文州這小子也沒動靜,不會是不想打吧有那麼小心眼的嗎?直到看見對方要笑不笑的表情才發現上當了,當場立刻要發作。

        喻文州趕在對手炸毛前先退了卡。欸欸欸你什麼意思啊?黃少天不高興了。喻文州故作無奈地攤手一笑,手痠,下次有機會再說吧。

        古代豪俠一戰泯恩仇,他們終究是直到那些相處的眉眉角角都漸漸被磨掉才等到那一戰。唉,少年郎。

        事實上,喻文州和黃少天從來沒有過可以稱之為「摯友」的時期。他們跳過去了。

        職業圈裡鮮少有人知道喻文州是單親家庭的孩子,倒不是刻意隱藏,只是穩重如斯大家腦補私設都認為他是從一個健全又明理的家庭長大的,哪裡知道其實藍雨隊長的童年生活只能用放牛吃草來形容。

        喻母是個畫家,當年為了畫畫離家出走隻身跑去國外的故事似乎還有那麼一點耳熟,十年後回國身邊跟著個早熟的孩子便是當時準備上小學的喻文州。好像這樣還不夠似的,喻母的教育方針以國內標準來看也是隨便的可以。養不死就行,剩下的讓他自己去找路走。

        喻文州二十歲那年回家過年,年夜飯是簡單炒的三菜一湯和他帶回來的蜂蜜蛋糕。飯吃到一半在話題進行到喻母最近籌辦的展覽和電視上的特別節目之間喻文州突然開口說:媽,我和少天在一起了。語氣和幾小時前他說帶了蛋糕回來時別無二致。喔,知道了。喻母也平淡的應了一聲,這事就算揭過。黃少天她也熟,心想這不算什麼,未來若是有人講話就給他們說吧,媽是個離家出走搞藝術還未婚生子的,還有什麼事她擔不下來?於是飯間的話題又回到了那個藝術展覽上了。

        多年後喻文州再次回家還是那句話,只是句中主角換成了方小姐。
        

        他認識許多人都是等退役之後才開思考未來的事,可是喻文州不是這種人,賽場上的他運籌帷幄,場下則永遠都有為自己留一個退路。唯一一個例外是當年辦了休學全心投入訓練營,算得上唯一也最大的一次賭博。結果如何大家都知道了。早在退役前幾年他便已經將存款做了完整的規劃,進入聯盟工作反而像是退休後的調節,動動腦子本就是他的拿手絕活,存款的一大半最後都投資在母親身上。說是投資其實也就是幫人開了間畫廊,但思想開明的喻母堅持這是投資行為,每年財務報表和分紅一樣不缺地送到他手上。

        他便是這樣認識方小姐的。別用什麼誰誰誰闖進那某某某的生命裡這種句型,喻文州是個沒那麼浪漫的水瓶座。這就先不提了。方小姐是喻母收的一個學生兼助理,初次見面時是喻文州隨中國隊去打邀請賽回國後母子一起吃飯,喻母突然說要去找學生拿個什麼資料,方向盤一轉就開到了人家的畫室。拿著鑰匙也不通知一聲就直接開了門進去,畫室的四面牆壁都被蓋上白布,方小姐站在布前拿著油彩聚精會神地塗著,任人在旁邊翻資料翻得起勁卻連頭也不抬一下。

        喻文州追根究柢也不過是個死宅,而藝術這東西是要點天分的。老實說家裡那些畫作雕塑他完全看不懂,當時畫布上那些線條跟色塊在他眼裡就跟鬼畫符差不多,但是方小姐作畫的樣子卻無比閃亮,絕對的專注和耐心、手上的動作從未停下。一時間屋子裡只聽得見喻母找東西時書頁翻過去的聲音辦筆刷和布之間的摩擦聲,刷刷刷刷刷,他竟有點不敢呼吸了。

        在看人這方面喻文州還沒出過錯,他比誰都更熟悉這種身影。後來他坦承那天的確在工作室偷抽走了一張名片,回家後上網輸入名字搜尋。方小姐搖搖頭假裝嚴肅的說,這位先生,你的癡漢行為實在讓人難以忍受,我要報警了。喻文州還是那招,兩手一攤故作無奈,我不跑就是了,妳如果捨得就報吧。

        兩人相看一眼,同時大笑。

        那年可說是喻文州的吉年,退役後經歷兩個寒暑他又遇到了一個可以全心相信的人。和黃少天之間緊密的默契不可能再次重現,但這次這個人懂得他所有詭譎的點子和下一秒將脫口而出的文字。另一方面,中國隊在東京戰場睽違三年終於拿下第三個世界冠軍。

        從東京回國後他沒有打電話而是直接殺到方小姐的畫室,到達時後者正穿著寬鬆的舊T-shirt,靠著牆面朝畫布就地坐下假寐。喻文州放輕腳步走進,正準備把人抱起來放上角落的一張行軍床卻沒想到對方突然手一抬拂過自己左臉。偷襲成功的方小姐滿臉得意,晃晃自己滿是油彩的手,他不用照鏡子也知道自己的臉大概是什麼慘狀。

        這麼簡單就中招?虧你還說是什麼戰術大師呢。

        妳從哪聽來的啊?喻文州失笑道,而且這不算,這次是被自家人偷襲,有妳這麼當隊友的嗎?

        哼哼,別小看我,我可是補了不少你們那遊戲比賽的視頻。

        是嗎?那請問方老師得出什麼結論了?

        那個叫高英傑的選手好可愛啊!我覺得我快成微草粉了!

        得,的確不是隊友。


        喻文州原本想說自己都可以想像王杰希聽見這話會是什麼表情了,心一動卻回憶起第二賽季時百花遇上嘉世的那場比賽。落花狼藉被一波帶走時他和王杰希、黃少天正好都在場下看著,後來還引出了一番爭論。彼時沒人知道魔術師的名號將會以什麼方式掀起腥風血雨或者他們在成熟之前究竟要給一葉之秋虐幾次,孫哲平的手傷和魏琛的退役都還是屬於未來的景象,更別提他和黃少天之間的離離合合紛紛鬧鬧。

        年輕劍聖的容貌就這樣從記憶中跳躍出來,用文字泡和跋扈的飛揚神采將整間畫室給填滿,突兀卻又理所當然。只留下自己和方小姐身邊的一小塊空地。他低頭看進方小姐的眼睛,一切又恢復正常,只剩窗外的蟬鳴喧囂一樣的吵。知了,知了。每一聲都像是在弔唁過去,卻又像是在提醒他珍惜現在。

        知了,知了。無論如何,那年他們的前程正好。


TBC.


评论
热度(3)
©KASiw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