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iwa

暱稱柏君,灣家妹子,繁體為主
BG主食
目前關注全職:橙all橙 張楚 杜柔 喻黃 鄒于 喻周喻

童話之城02. 冰雪女王

*本篇為張楚回合,微葉橙

*OOC OOC OOC 此系列就是要拿來練言情風,認真就輸了

*接前一篇設定,時間點為榮耀時間邀請賽第三屆

*雖然不重要但是為了表示我有思考過所以還是要講,老韓第11賽季後退役設定,接任隊長是張新杰、副隊張佳樂(暫定)

*無頭無尾,文法混亂


02


會議進行到尾聲,剩下一點細節需要做確認的時候,身為主會人的葉修竟左手抓菸右手拿手機的跑了。

「……他是怎麼了?」下場準備上場的肖時欽從那個畫滿線條的白板中轉移一下注意力,正好看到葉修甩上門消失的瞬間。

「會議室禁煙。」張新杰推了一下眼鏡,冷靜的回答。


說實話他偶爾也想學學葉修,想來就來想走就走,隨心所欲的同時又能保持職業素養。

當然,也只是偶爾罷了。

張新杰有張新杰式的隨心所欲,雖然在別人眼中是強迫症般的習慣。


這個「別人」通常是指楚雲秀。


順帶一提,那個「偶爾」的發生,通常也是因為楚雲秀。


張新杰和楚雲秀之間的事知道的人不多,畢竟他們的個性可說是極端的相反,沒有特別公開過的情況下大家也只是拿來開玩笑,沒幾個認真。

撇開楚雲秀的好姐妹蘇沐橙和從蘇沐橙口中知道的葉修,剩下的知情者就是自己察覺了的韓文清。


張新杰至今仍為他的前隊長在這種地方的敏銳驚訝。


從會議室出來後他先去了一趟飯店內的商店,接著轉向楚雲秀和蘇沐橙同住的房間。

「……你怎麼在這裡?」他看著前來應門的人問。

「張新杰你來的正好,把這人帶走!」

「哇楚雲秀你可以再狠心點啊,她可是你朋友就真的忍心?」葉修不慌不忙的往房裡吐槽。

「怎麼回事?」張新杰在楚雲秀發火前打斷,他聽出了女友聲音有點氣音,不太高興的看向葉修,「她不舒服。」

「得,你女朋友是人,我家沐橙就不是了。」葉修翻了個白眼讓他進房。


楚雲秀裹了條毯子趴在電腦前,一邊研究螢幕上的東西一邊抓了張紙在上面塗塗寫寫。張新杰走到旁邊一看,是哥本哈根的地圖。

「你在幹嘛?」

「沐沐跑去我們前兩天去的那家咖啡店,下大雨沒帶傘叫這不靠譜的去接。我正在回想我們那時候怎麼去的畫張圖給他,可是……」

張新杰一聽就明白了。楚雲秀的方向感普通,兩天前的事大概也忘記差不多了,只好靠著地圖輔助,可是這地圖密密麻麻的丹麥文又看不懂。

「我來吧。」張新杰把紙筆抽走,看著楚雲秀的傑作推了推眼鏡。

「你看得懂?」

「看不懂。」張新杰坦承,「所以我要重新畫一張。」

葉修很不客氣的大笑。


事實證明張新杰不管在方向感還是記憶力方面都完勝女友,不用多久葉修就得以帶著傘去上演一齣英雄救美的老套戲碼了。

「哼哼。」楚雲秀顯然對葉修離開前的嘲諷臉不怎麼受用,毯子一扯露出一直抱著的熱水袋就滾回床上了。

很痛嗎- -張新杰忍下這個問題,上次脫口而出這三個字時楚雲秀的眼神堪比目前人在中國當顧問的韓文清。這個狀況已經脫離自己可以發言的範疇了,重新確認這一點後他轉身倒了杯熱水,接著拿出剛剛買來的黑糖。

「喝這個會舒服點吧?」

「黑糖嗎?」整個人埋進床裡的楚雲秀聲音聽起來悶悶的。「放著吧我等一下喝。」

「趁熱。」

「……嘖。」


兩年,這是他們交往的時間。


兩年的時間說長不長,但也夠讓人去了解一個陌生人了,而他和楚雲秀本就認識。

要說這兩年給張新杰帶來對楚雲秀新的了解,那應該是身體的部分。

體虛是他們這一行的通病,主要是用腦過度和缺乏運動,身為隊長的楚雲秀更是將這兩個特質發揮的淋漓盡致。不夠強硬- -賽場上最常頒給楚雲秀的評語恐怕不只是心理和性別因素。

考慮到年紀,或許是時候開始放手了……張新杰雖然明白,但也知道當事人不可能聽進去。


「秀秀的手總是冰冰的呢,」有一次他聽見蘇沐橙這麼說。「像那個……那個冰雪女王一樣。」

「喂喂,怎麼會是女王?」楚雲秀搖頭。「身為朋友竟然說我是那個最後孤苦一生老女人嗎?至少也該說是最後找到真愛的那個主角吧?」

「啊哈哈,總之張新杰你要好好照顧秀秀就對了啦!」

那次談話便以牧師先生的無辜躺槍做結。


他看著楚雲秀從被裡爬起,用眼神示意自己把筆電遞過去。不用多久房間裡便響起連續劇的開場音樂了,而那杯黑糖水卻沒減少多少。


其實冰雪女王的形象和楚雲秀挺符合的,事後他想。

楚雲秀是張新杰所知範圍內最能代表「固執」這個詞的名字。就連韓文清在冠軍的誘惑下都選擇了變通,但楚雲秀卻是維持了自己的風格,扛起戰隊招牌,一扛就是五年。


在職業生涯的末期為了身體而改變作風,她不是能拿能放的霸圖男兒,也不是猥瑣成天然的方銳。


冰雪女王,獨自生活在冰宮之中。既使寂寞也不會離開那座堡壘的吧?

所以她可以接受那些評論和質疑,並不是不在意,而是為了堅持「自己的道路」。用自己的方式做自己喜愛的事情,楚雲秀只是比誰都真誠的面對自己而已。

這股驕傲,不管她在張新杰面前有多幼稚、多任性- -都不會有所改變。


他起身離開,到自己的房裡拿了本書,再回到楚雲秀身旁的椅子上坐下。

「這集看完就休息。」牧師說。

「……嗯。」驕傲的元素法師終於點頭,也不知道有沒有聽進去。


算了,張新杰翻開書頁。大不了等會重新熱一杯就是。


或許楚雲秀真的是女王也不一定,但是這種事誰知道呢?

他所能做的就是像現在這樣坐在一旁,為她倒上一杯溫熱的黑糖水。

然後,也許有一天,他能看到那塊冰冷的碎片融化吧。


若是沒有,那也無所謂。


评论(11)
热度(16)
©KASiwa | Powered by LOFTER